舒兴田

    他是石油化工催化材料专家,长期从事分子筛炼油催化剂的开发和工业应用研究。研制出ZRP、SRNY等多种分子筛,在催化裂化、加氢、乙苯合成、环己酮氨氧化制肟等反应中得到广泛应用,社会经济效益显著。

他是中国工程院院士,现任石科院战略咨询委员会副主任。

他获得国内外专利授权400余件,ZRP系列分子筛于1995年被国家科委评为我国十大科技成就之一,三次获国家发明奖二等奖,多次获省部级奖励,让我们一起走近舒兴田的人生。

 

脚踏实地,埋首科研

1940年4月,舒兴田出生于上海虹口区。

1959年,舒兴田高中毕业,当时的他想报考国防专业,“作为一个中国人,要为国家做贡献,要为民族争气。”尽管当时的舒兴田梦想自己能够到国防建设的最前沿,为国家和民族做事情,但在阴差阳错下,他最终进入了华东化工学院学习石油专业。

进入大学后,舒兴田很快就对石油生产研究产生了浓厚兴趣。他认为,要想让新成立的共和国尽早摆脱贫油帽子,就必须在石油生产研究上下功夫。因此虽然当时班里的很多上海籍学生都不愿意离开上海,可舒兴田却不留恋上海滩的生活,而是想去远在北京、当时最权威的石油科研部门石科院去做石油研究工作。

1964年秋,舒兴田如愿以偿地被分配到石科院,在催化裂化工艺研究室担任技术员,从事石油催化裂化工艺的研究工作。舒兴田极为爱岗敬业,把实验室当作了自己的家。他每天7点前必定赶到自己的工作地点——反应实验室,把预热装置等实验前期工作准备好,同时也把同事们需要的实验准备做好。不等到上班时间,舒兴田就已经开始工作了,一直要在实验室待到11点左右。11点30分至12点,他又要去图书馆查资料。中午匆匆吃点饭,下午1点半又准时到实验室做实验,下午下班的前两个小时,再到图书馆查资料。如果周日不出差,他也会像平常一样准时进入实验室做实验。并且他还有一个习惯,每天都要给自己设定一到两个思考题去思考。

1970年至1983年,舒兴田调动至催化裂化催化剂研究室任技术员,从事分子筛及催化裂化剂载体的制备研究。

1984年至1992年,舒兴田又在长远课题研究室从事新分子筛和催化材料开发工作,任研究室主任。

在毕业后的30年里,舒兴田就这样一直在基层踏踏实实的从事着研究工作。他在日后回忆起这段时光时总是说:“石油化工的催化材料研究是应用科研。应用科研毕竟不是基础科研,做应用科研,没有大量的实验积累是不行的——尽管用计算机可以做大量计算与模拟工作,但最终还是要靠实验。从1964年到1993年,这三十年对我来说,是一个漫长的积累期。有人也许会说,这积累期也太长了,可我还是觉得不行,我觉得自己还需继续积累,继续学习。”

厚积薄发,成果涌现

20世纪90年代是舒兴田科研成果集中涌现的时期。经过三十年漫长而又丰厚的实验积累,舒兴田厚积薄发,在石油化工领域获得了累累硕果。1993年,他与何鸣元院士等合作研究的CHZ(SRNY)催化剂获中国石油化工总公司发明奖。

自此,谙熟石油化工科研方式的舒兴田开始在石油化工研究领域全面发力,并涌现出一大批标志性成果:

成果之一:ZRP-1分子筛。当时国内外用作催化材料的常规ZSM-5分子筛,均由同晶导向合成,而ZRP分子筛是釆用异晶导向、水热固态离子交换等新方法制备,不仅含磷和稀土,并且兼有二次孔的五元环结构。ZRP分子筛独特的制造方法导致了优异的酸稳定性,保证了催化剂再生、反应的需要。舒兴田是ZRP-1分子筛专利技术的第一发明人,自1993年起,该种分子筛已经陆续在长岭和周村两个催化剂厂的生产中应用,并逐渐发展为ZRP-1、ZRP3以及ZRP-5等多个品种,年产量达1000吨以上,每年有数百吨出口。ZRP分子筛的投产带来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,不仅被国家科委评为1995年十大科技成就之一,同时还获得了中国石化1997年发明奖一等奖。

成果之二:SRNY裂化催化剂。SRNY是沉积硅和稀土氧化物与Y型分子筛水热反应后,通过独特的改性方法研制成的超稳Y分子筛。该分子筛自1988年在长岭催化剂厂正式投产以来,已生产近万吨,配制成约20000吨的重油裂化催化剂。由于SRNY分子筛催化剂的催化性能与国外同类超稳剂水平相当,不仅使炼化厂获取了巨大经济效益,也为国家减少了同类催化剂的进口,节约了大量的外汇支出。SRNY裂化催化剂项目(舒兴田为第一完成人)获得了1995年国家发明奖二等奖,同时也获得了1993年中国专利优秀奖和中国石油化工总公司发明奖一等奖。

成果之三:HTS, 一种新型选择性催化氧化材料。这项成果已于2004年获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发明奖一等奖。

成果之四:SRY分子筛。

成果之五:β分子筛。

……

这十余项科研成果均达到了同时代的国际先进水平,舒兴田此时也已成为该领域公认的专家。

不慕名利,淡泊自守

1999的一个春日,早晨7点刚过,早早来到办公室的舒兴田就对自己的学生罗一斌说:“一斌,跟我出趟差吧。”罗一斌有些惊讶,不解地问:“去哪里?"舒兴田说:“长岭催化剂厂,咱去那里了解一下,看看分子筛裂化催化剂在装置上运转得咋样。”罗一斌马上不假思索地说:“舒主任,这几天正是院士评选期,你可不能走啊!”而舒兴田却没把罗一斌的话放在心上:“没啥的,出差更重要,你就跟我一起去吧。”

罗一斌已经与舒兴田一同工作了近20年,不仅是舒兴田的弟子,也是舒兴田的得力助手。罗一斌想,要是挡不住他,自己老师的院士申报肯定会泡汤,于是只好软磨硬泡地同老师说:“您就再等等吧,过了这些日子动身,我肯定陪您去。”舒兴田听到这话却不高兴了:“一斌,跟我出差吧,我都和人家长岭那边说好了,可不能不去的。"罗一斌拗不过舒兴田,只好跟着离开了北京。

刚到长岭, 舒兴田就接到了时任石科院院长李大东的电话,要他参加院士评报。舒兴田说自己水平不够,暂时不想报。李大东在电话里反复劝说:“我说老舒,你就报吧,这可不仅仅是你个人的事,这事情,事关咱们石科院的荣誉,是石科院的大事。”舒兴田只好应允,同时不忘强调:“等我谈完了事情,就回北京。”

戒骄戒躁,更进一步

1999年,舒兴田顺利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。可是他对此依旧淡然处之:“当了院士,我当然高兴了,可这并不代表我的水平也上去了,只能说我在某个领域内曾做过些事情。”

虽然舒兴田在石化催化材料的研究与开发方面已有建树,可他从不自满,更无半分骄傲。他总是强调:“搞工程科研,一个人是不成事的,必须要有一个大的群体。有人说我有多少成果,其实,我只不过是参与了某些特别重要的科研……一个人不管做什么工作,都离不开组织和周边社会的支持,要是国家和中国石化集团不给石科院足够的科研经费,我们又怎能安心地从事科研。我能做出点成绩,离不开老一辈科学家的指导,离不开同辈们的相互支持,是站在众多前人肩膀上的缘故……为了让石化研究的接力棒传承下去,我也应该亮出自己的双肩,给年轻人提供一个创造的支撑和平台。”

带学生时,舒兴田一点也不敢马虎,他竭力把自己所学交给学生,并与学生就科研课题一次次地面对面交流。他告诫自己,做博士生导师就要做最称职的。石科院22室一位课题组长谢文华说:“舒老在很多年前就有带博士生的资格了,可是他却不带,只是2000年以后才带了两名博士生。他的确是太忙了,他有一句话,如果没有足够的精力和能力把博士生带好,就不要滥竽充数,误人子弟……有些高校请舒老去当客座教授,他从不答应,他说当客座教授不是不好,但一定不要贪得虚名。”

舒兴田十分明白自己肩上沉甸甸的责任,“只有保证自己在科研上永不落后,才能指导身边的人,才能给他人树立一个榜样,自己要是落后了,那还怎么带别人!”这是他常常挂在嘴边的话。

专注学术,平淡自得

舒兴田也是一个善于在千篇一律的平淡生活中发现快乐的人。他有自己独特的爱好,喜欢在网上看围棋,喜欢听听京剧,更喜欢在工作之余听一听邓丽君的歌。被评为院士后,他依旧保持着平淡的工作和生活节奏。他说,“我只想平平淡淡地做事,不愿抛头露面”。沉吟片刻,他接着说,“平平淡淡才好,平平淡淡不是不做事,而是在做出成绩后,还要让自己复归平淡”。

生活上简明简单,业务上却求精求深,舒兴田从事分子筛研究开发工作已经近60年,从实验室开始到中试放大,以至工业生产和工业使用、推广均积累了丰富的学识和经验。他学识渊博,成果丰硕。他在分子筛和催化裂化催化剂制备技术上的发明,已成功应用于多个分子筛及催化剂品种的工业生产,产品批量出口取得显著经济效益。

但他自己却认为,成绩对他来说早已过去,而石油化工方面的科研工作却是没有穷尽的,自己依旧要把精力用在穷究石化科研领域万事万物的原理上。近年来,舒兴田为了寻找石油的替代产品,正全力投入新的研究领域,苦苦寻找一种新的石油化工催化材料。为此,他三天两头地往实验室跑。他笑笑说:“做了几十年的科学实验后,才发觉,自己不知不懂的事情太多太多,凡科研上的事,无论大小,都得慎行。”

任何一次实验考证,都离不开大量的资料核实、繁复的计算以及细心观察,而科学的思维对舒院士来说就像呼吸一样自然。在油气回收研究中,谢文华做乙醇脱水实验,实验结果出来后,题目组的人都很满意,谢文华把从实验中得到的一套数据给了舒兴田。事隔两个多月,当谢文华等又开始了新的实验,舒兴田竟然还在苦苦思索那套实验数据。当舒兴田在实验数据中发现了新的“情况”,并找到决定科研进展的一个最关键数字时,大伙都异常惊喜。当时有人感叹地说:“舒院士太认真了,他认真得连一根头发丝都不会放过。”谈到这次“意外之喜”,舒兴田不无得意地说“做事情,一定要有股穷究到底的劲头才行,稍有疏忽,就可能导致我们与某项重要的成果失之交臂。”

在石科院长远课题研究室的实验室里,可以看到分子筛实物,那是一些面粉状的白色粉粒。就是这些不起眼的白色粉粒,让舒兴田付岀了数十年的艰辛劳作,为我国的石油化工行业带来了一项又一项的巨大突破,也为他带来了巨大的快乐。如今,已经81岁高龄的舒兴田依旧在为这些小小的白色粉粒贡献着自己的力量,催化着一项又一项的科研成果落地开花。

 

 

 

来源:《致知在格物——记中国工程院院士舒兴田》

《中国石化》,2007(10),20-24(有删减)

原作者:马利军

审校:舒兴田 邢恩会

 


信息来源: 
2021-10-15